Search
  >  Original Art  >   Asian Artists  >   Huang Z 黄钟      
Original Art
SEARCH in
click on the image or page   1  
Whiff
Huang Z 黄钟
22 in x 10 in
Price: On Request
Waterfall
Huang Z 黄钟
22 in x 10 in
Price: On Request
Artist Bio
Artist:  Huang Z 黄钟
Biography:  黄钟
字弃瓦,号吟石楼主。
一九五四年生于苏州,擅长山水画,作品曾数十次参加全国、省、市展览并获奖,曾在日本、韩国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澳门等地举办展览,诸多作品被国内外艺术团体收藏并发表于国内外美术刊物。
一九八八年:作品《山村晓色》获牡丹杯国际书画大奖赛三等奖(被收藏)
一九九一年:作品《山居图》在日本展览获朝日新闻社赏(被朝日新闻社收藏)
一九九二年:作品《山水》在日本展览获日本水墨画协会友好赏(被日本水墨画 协会收藏)
一九九三年:作品《山雨欲来》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在日本举办的现代中国画秀作 展上获优秀作品奖(被日本日中佛教文化交流中心收藏)
一九九七年:作品《山从飞鸟云边出》入选马来西亚举办的亚洲画展
一九九七年:作品《数里青山径》入选第三届当代中国山水画展
一九九八年:作品《春风浩荡》入选江苏省首届山水画展
一九九八年:作品《东风一样翠红新》获江苏省首届美术节铜奖
一九九九年:作品《青山欲共高人语》入选《中国画-当代画风》大型画集二零零零年:作品《苍穹无语》入选新江苏画派七彩世纪中国画大展
二零零一年:作品《山庄静卧夕阳里》入选《新时代中国画作品展》大型画集并 展览于中国美术馆
二零零一年:作品《山水》入选《全国绘画实力派作品集》大型画集
二零零一年:获“新世纪中国山水画200家”称号,作品《幽谷藏春》获荣誉奖, 入编《新世纪中国山水画200家精品集》展览于中国美术馆
二零零一年:作品《太行情》入选江苏省第二届山水画作品展
二零零一年:作品《饱蘸浓墨写太行》入选江苏省美术作品展
二零零二年:作品《夕阳影里放清歌》入选中国美协举办“西部辉煌提名展”
一九九七年:个人传略资料编入《世界名人录》
一九九八年:个人传略资料编入《世界美术家传》《世界美术集》
现 为:国家高级美术师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敦煌创作中心创作委员 吴作人艺术馆专职画家
Statement:  黄钟是一位极富思想和创造精神的画家,他的才智和聪颖,表现在他的绘画创作没有因袭前人,而是继承了前辈大师的创作精神,深刻领悟了中国山水绘画的精髓。尚笔墨,化实景而为虚景;重丘壑,创形象而为象征,笔墨丘壑兼而求之,所谓“山川余神遇而迹化也”。
黄钟是一位从传统绘画艺术中走出来的画家。在长期的临摹和创作中,追求从古人入,从造化出。“山水乃图自然之性,非剽窃其形,不写万物之貌,乃传其内涵之神”(黄宾虹语)。神从何来,唯一途径就是师造化。以大自然为师,师古人尤贵师造化,否则“终无以得山川之灵秀也”。黄钟迷恋山水,以致丛林山谷常常进入梦境,山水令他魂牵梦绕。三十余载沉浸其中,醉乎其中,乐此不疲。他在从事山水绘画创作的三十余年间,先后北至天山,南及云贵,太行、峨眉、黄山、雁荡、青城等都留下了他跋涉的足迹。登山临水不仅仅为寄情于山水,为的是更好地与山川对话,沟通天地,心与物遇,情与景化,真所谓“青山欲共高人语”,这是一种无须言语的心灵体会。正如美学大师宗白华所言“于静观寂照中,求返于自己深心的心灵节奏,以体会宇宙内部的生命节奏。”把自己和造化浑然融解,物我两忘。所以在黄钟笔下,草木、房舍、人物只有寥寥数笔,近乎符号,笔墨进入了一种纯自由的状态,这种自由状态,使山水顺应了心情,也顺应了笔墨情趣。
纵观黄钟近年来的作品,他的山水画一直没有游离古典传统文化的底线。他认为,传统笔墨不能丢,但又不能死守传统。他常常思考山水画从古典传统走向现代创新等问题。他始终坚信用自己的笔墨定能画出一片崭新的天地。最近看到他创作的几组水墨山水系列,一改清疏俊朗的用笔,流畅的线条开始变得稚拙起来,变得滞涩起来,从刻意变得随意,甚至有点恣肆,皴擦点染随心所欲,作品苍润夺目,元气淋漓。浑然莫测的墨色,诡异多变的笔触,恰到好处的留白,将大自然的生生不息和博大空灵表现得淋漓尽致。这是一种超于象外,得其寰中的大象。狼籍的苔点,长短的线条,千变万化的皴法,浓淡枯湿的变幻,简直就是一幅水墨交响乐。与其说是画家驾驭笔墨的高超才能,倒不如说是画家心灵深处生命情感的尽情释放。他笔下的《秋山高隐》、《春江独钓》、《溪山访幽》……不只是在讲述古人的生活方式,更是画家崇尚自然,回归自然的情结。烟岚空翠、寒林幽壑、秋江帆影、高隐幽居……这是一个个远离都市的世外桃源,这里没有喧嚣和繁杂,却有着太古般永恒的宁静。
中国绘画艺术主静,虚静是一种艺术境界,更是一种人生境界。历代文人亦常常以此来诠释宇宙、诠释人生。
黄钟山水画的追求也正在于此。